高阳

相逢唯梦中

祁琴向,厅花领便当。
我不是喜欢祁同伟这个人,而是对他很惋惜,也真觉得他很可悲。硬要说,同情他的被命运玩弄的遭遇,但厌恶他的恶行,也对他和高小琴的爱情很感动,所以有这篇,以上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审讯的终于结束了,高小琴托着疲惫的身躯随着警察走进了牢房内。夜已深,牢友都已入睡,只有她,翻来覆去地睡不着。她的同伟,在孤鹰岭里自尽,如今只留下孤零零的高小琴和远在香港的孩子。
她不是个喜欢回忆的人,过往不堪,回忆只是往伤口撒盐。可如今,在身边陌生的呼吸声,高小琴脑中不由一点点涌起她和祁同伟的过往。他们由赵瑞龙牵线,在饭桌相识,彼时不过一场情色贿赂,她是赵瑞龙献给祁同伟的玩物。可是,日久天长,随着接触增多,两个人熟知彼此身世,不免发出惺惺相惜之意。
        高小琴回忆着和祁同伟的点点滴滴,满腹愁苦,泪水渐下。她本不是多愁善感之人,但是如今亲友两隔,不免悲戚满心。泪眼模糊间,竟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清风徐徐,杨柳依依,高小琴又一次来到了山水庄园湖畔。这一次,春风和煦,波光粼粼,她看见日思夜想的人回头冲她一笑,面容平和。眼眶一热,高小琴心中虽有千言万语,但此时却不知从何说起,只是趴在祁同伟肩头呜咽。祁同伟亦是将她抱紧,热泪横流。半晌,他沙哑地开口:“小琴,以后好好照顾自己,千万别做傻事,我们还有孩子……”她从祁同伟怀里挣出,通红着眼诘问:“你还记得我们还有孩子!你到好,一走了之,你想过我么?你想过孩子么?”
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……我知道我这么做太自私,但是我祁同伟,绝不甘心让侯亮平审问我!他不过就一个出身比我好的人,凭什么永远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?我输得不是他,是命!”本来祁同伟一副愧疚难当的神情,但俞说俞激愤。        高小琴心疼地抱住他,又变回了那个在他身边低眉顺眼的小女人,“同伟,对不起,我不该怪你,我该怪的是我自己。如果我不向侯亮平交代,也许他就不会找到孤鹰岭,你也就不会死。”她越说声音越低,眼泪止不住地流。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能怪你呢?”他给她细细擦拭泪珠,低声道:“侯亮平是什么人你还不明白?他要是盯上谁,那人还跑得了?不怪你,你做的很好,起码侯亮平答应会帮你减刑。”祁同伟又像原来一样,拉起她的手,在她手背印上一吻。高小琴心中愈发难过,她一只手紧扣祁同伟的手,另一只手反复摩挲着祁同伟的脸。祁同伟亦如她一般,抚摸着她眉眼,面上也满是怜惜。他们二人,此次一别,不知何时才能再见,她越想越觉得悲情难抑。眼泪顺势又要落下,高小琴忽然想起两个人曾经情投意合之时,她向祁同伟诉说自己作为赵瑞龙玩物的遭遇,他也是一脸怜惜,拉着她的手,抚摸她的脸,严肃认真地说:“小琴,我向你保证,以后一定不让你再流泪。”她记着自己当时被感动得泪流满面,祁同伟也是为她擦泪说:“以后别哭了,我心疼。小琴,我想让你笑,你一笑,我喜欢看你笑。”也是因此,无论何时,她总是笑脸迎人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,你终究还是让我哭了,祁同伟,她在心中暗想。但是看着一脸愁容的祁同伟,她又实在不想让这难得一见的相逢都是愁苦,于是强笑道:“同伟,这几年我总给那些大领导唱样板戏,你是不是都快忘了我当年唱得最好是的是《游园惊梦》了?”看她笑颜,祁同伟也咽下心中苦涩笑道:“是啊,我都忘了你会唱《游园惊梦》了,你看我,还真是粗心。”高小琴娇嗔:“可不是吗?那就罚你好好听我唱一会, 唱一回。”“好。”他一声应下,眉眼含笑。
        她抬手翻掌便是一个持扇式,眼中含情,顾盼流转,缓缓唱道:“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,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?”祁同伟本来边听边打拍子,一直频频点头,突然他苦笑说:“小琴,时间到了,我该走了……”高小琴刚愣住便被祁同伟从后背紧紧抱住,豆大泪珠泄下,砸在他的手背。他闷声说:“小琴,别停,就这样唱着来为我送行。”她回头看他,眉蹙难解,颤抖地唱道:“朝……飞……暮……卷,云……霞……翠轩,雨丝风片,烟波画船。锦屏人忒看得这韶光贱!”高小琴忍悲,压住泪意,感受到腰间环着的双手力度渐渐减轻,仍是把这一折戏唱完,嚎啕大哭,“同伟!”整座山水庄园回荡着她撕心裂肺的喊声……
        高小琴陡然惊醒,她的枕头已经湿了,夜色仍然深沉。
end

评论(12)

热度(42)

  1. duches高阳 转载了此文字